黎贝卡的异想世界
首页>微信热文>关于黎贝卡
黎贝卡:取悦自己就是人生赢家
2016-05-06

毫无疑问,黎贝卡必须是个时髦的姑娘——而且必须是那种将基本款穿出千万种花样的时髦姑娘。

 

“好女不过百”,她是一个上天眷顾的瘦子,好友崔斯坦形容8年前的黎贝卡:“看着她的腰,觉得一把就能掐断了。”

 

所以当她蹬着一双高跟鞋、穿着粉红色的绒毛外套和黑色紧身裤,拎着香奈儿的新款皮包走进咖啡馆的时候,我一下子就认出了这个八十斤的瘦子——时尚界经常有这样两种审美的标杆,金·卡戴珊这样丰乳肥臀的,又或者是大卫·贝克汉姆这样精瘦成肋骨的,但无论是哪一种,都能迅速从庸常的人群中跳脱出来。


在陌生人面前,黎贝卡拥有这样的能力。



回眸浅笑的黎贝卡


“但我已经变胖啦,你看,肚子上都有肉,而且我腰很短。”刚坐下,黎贝卡就开始自黑,说双鱼座自黑起来简直不要命。她有两条纤细又匀称的大长腿,但嫌弃自己只有一米六出头的身高,因此她钟爱高跟鞋——8厘米以上的货真价实的那种。

 

她对美有一种执拗的追求。3月初在巴黎时装周,她穿着香奈儿的黑色皮短裤、光着腿站在接近零度的寒风中。作为一个拥有70万粉丝的时尚博主,这是一种专业素养。在同一时间,她的前同事们正在中国的两会期间奔波采访,围追堵截各路兵马。

 

匪夷所思的是,多年以前那个还以“方夷敏”的名号采访两会的黎贝卡就曾经意识到,自己终将出现在另一个舞台。



1

70万拥趸和“买买买教主”




时装周永远有自带头条的新闻属性。在时尚博主的进阶过程中,能受到国际大品牌的青睐意味着时尚地位的确立及时尚品味的认同。


这一次,黎贝卡受香奈儿邀请参加2016秋冬最新系列发布活动,让她意识到方夷敏的记者角色要退居二线了——新晋时尚icon黎贝卡是一个被观察者。

 

在看秀的间隙,她被各路时尚媒体联系拍摄、采访,并带着某网站的团队在巴黎玛黑区逛街,做了一档探店的节目。她像陀螺一样旋转,看见媒体记者们打仗一样地寻找采访对象,满目都是自己曾经的影子。

 

在2015年5月之前,黎贝卡在《南方都市报》做了13年的记者,从时政线跑到电影线,从普通记者做到了首席。

 

2008年,当研究生崔斯坦来到报社实习时,她听说的记者方夷敏是个传奇的人物。比如,方夷敏去法国报道戛纳电影节,在巴黎遇到有色人种抢包,结果自己被打断了腿,被迫坐轮椅回国;比如,她回老家休息,皮肤过敏,结果“脸肿得跟大猪头一样”;又比如,她去采访明星,结果有同行以为她是明星。

 

现在,包括崔斯坦在内的三四个朋友组成了现在“不稳定”的黎贝卡团队——不稳定的因素是她们一开始帮黎贝卡做事就会怀孕,在2016年年初播出的《鲁豫有约》中,黎贝卡告诉鲁豫:“我已经给自己找到了创业致富的道路,就是开一个黎贝卡好孕工作室。”

 

但事实上,在第三篇文章《林青霞:只要她想,随时可让全世界为她惊艳》迅速破十万之后,“黎贝卡的异想世界”就获得了非常强大的变现能力——她的受众是拥有一定经济基础和时尚品味的中产阶级女性,而她分享的内容直接与消费相关。在70万拥趸中,她获封“买买买教主”。

 



“我并不是想要变成一个网红或者变成一个明星”


所以后来发生的各种故事就变得顺理成章了。

 

黎贝卡介绍了一个意大利小众皮包品牌,即便在中国只有重庆一家分店,该品牌的销售业绩依然飞快增长,引得公关总监亲自向黎贝卡致谢。黎贝卡推荐了一款围巾,仅仅一分钟之后,该品牌的网站就宣告崩溃;推荐一款减肥果汁之后,该果汁的网站也陷入瘫痪,线下供应也完全应付不了消费者的需求。

 

后来,她索性和广告商商量,如果要直接开卖,那就得先准备好应对大量的消费者——她有这个自信。对于消费者而言,只有推荐没有购买链接才是耍流氓。

 

黎贝卡说,如果她想接广告,完全可以每天做很多条的推送,但她偏不,还会在每天推送的第一篇文章发表“例牌声明”:本文不含任何软性广告植入。在每期的推广中,她都会清清楚楚标明:这就是广告,而且这产品我已经试用过了。

 

这简直有一种“漠视金钱”的偏执。

 

“我并不是想要变成一个网红或者变成一个明星。”黎贝卡对于自己有着非常清晰的定位。与其它时尚博主不同,她很少在公众平台上发表自己的照片、分享日常的搭配,对于拍照她也是兴致寥寥。

 

我陪她在摄影棚拍摄的那个下午,她带了三身可以随意搭配的纯色衣服和两双鞋,两个小时的时间里,她尝试了两个口红。她没有固定的化妆师,但偶尔会请深圳的化妆师朋友来帮忙;她嘲笑自己拍摄时笑容会很僵硬,也会像普通姑娘一样在拍照时努力收紧小腹。

 

“如果你去荒岛上,只能带一件化妆品,你会带什么?”我问黎贝卡。我的预想是口红——在一个问卷中,这是很多人的选择。但出人意料的,黎贝卡回答:“润唇膏。”

 

“如果嘴唇太干,涂了口红也没用啊。”她解释道。

 

几分钟之后,实用主义内容生产者黎贝卡向崔斯坦提议:“要不我们做一个这样的选题?”



2

永远保鲜的蜜月期




如果没有10万+这个数字的熔断机制,你很可能无法预知黎贝卡文章的阅读量上限。至少,她现在的每篇文章都到达了这个可视范围内的天花板——但很少有人能够解释,为什么是黎贝卡?

 

若从“天时地利人和”的庸常境遇去分析,新媒体的网络属性抹杀了“地利”的因素,而公众号遍地的今天也早已失去了“天时”,只剩下“人和”。

 

而如果再粗暴地将“人和”拆分成天赋和勤奋去解释一个人业已取得的成绩,那么黎贝卡很早就展示出了这种潜能。

 

她是那种每个人都曾经遇到过的、令人嫉妒的高中女生:长得俊俏,身材挺拔,经常偷偷抹口红,有千万种办法将呆板的校服穿得英气逼人,也会和无数抑制个性的校纪校规斗智斗勇,明明可以靠颜值,偏偏又是高智商。“我成绩好嘛,老师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”——你听,这语气中包含着多少让人爱恨不得的恃宠而骄。

 



“当时尚博主的梦想就是有一天香奈儿请我去看秀”


大学毕业之后的黎贝卡成了叱咤风云的女记者方夷敏,跑社区、报道两会,干着与时尚不相干的事情,却经常因为亮丽的打扮而成为焦点。


“谁说做社会新闻就要穿得普普通通?”黎贝卡不认。当时报社的同事这样描述过:“搁她在台北街头,就是一位娇小版的林志玲,时髦又漂亮,好看又洋气。”

 

而从时政记者转成电影记者,黎贝卡给出的解释是兴趣。就像每一个新派的女性在解释自己选择时都会展现出强大的自觉,自称“一头热”的黎贝卡显然是自由而任性的。

 

“是不是把工作变成兴趣,就可能会是一件无趣的事情?”

 

这样的问题一直缠绕在黎贝卡身边,但她从来都觉得这是个伪命题。她终于展示了一个女记者犀利的时刻:“我一直都觉得能够把自己的兴趣当成工作是件很幸福的事,一点都不痛苦或者无奈。”

 

刚刚开了时尚号的那段时间,很多人问:“你为什么要做时尚号?”黎贝卡开玩笑说:“我当时尚博主的梦想就是有一天香奈儿请我去看秀。”

 

“因为我做了这个工作,所以我有机会去看秀,我就觉得很好、很幸福,这不是乐趣变得更大吗?”眼前这个纤瘦的姑娘语速极快地诠释着现在乐趣的来源,有一种每个工作狂谈起事业时的热忱——即便工作狂三个字,黎贝卡本人并不认同。

 



“我一直在做想做的工作”


2015年5月从报社辞职以后,黎贝卡成了一个纯粹的时尚博主。她改掉了做记者时每天三四点睡觉中午起床的恶习,她开始拥有“知道一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”的上午。

 

每天,她都有很多需要处理的信息和搜集的资料,一篇文章写十几小时是经常有的事情,为了找一张图片耗费几个小时也非常正常。她经常自己在家草率地解决两顿饭,一直忙到晚上10点推送完当天的文章。

 

我在摄影棚见到的那个黎贝卡,正心心念念要去一家湘菜馆吃干锅田鸡。当天拍摄完正好是晚饭时间,但黎贝卡得赶着回去修改当天的推送文章,她对朋友崔斯坦说:“要是晚上推送完还有时间,我们就去那儿吃!”

 

但遗憾的是,第二天下午,当我和崔斯坦坐在湘菜馆的时候,黎贝卡还是没有来。她对着干锅田鸡的照片回复:讨厌。



3

我一直都是讨好自己的




你很难从照片上判断出黎贝卡的年龄,更不可能在现实的交流中感觉到时光给她留下的印记。


你不得不感叹,一个时刻做好准备奔向未来的女性有一种超越时间的无龄感——不是偶像剧女主角惯用的“托腮嘟嘴”卖萌手段,而是不被任何规矩限制的自由感。

 

“你怎么看待整容?”

 

“我自己不会去整容。但如果别人觉得整容这件事情能让他们觉得开心,获得更多的自信,那没有问题啊。”

 

“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才算是人生赢家?”

 

“过想过的生活就是人生赢家。”

 

“你觉得你现在处在这个状态中吗?”

 

“我觉得我一直都是,我一直在做想做的工作。”

 

和黎贝卡聊天,很少有短兵相接的时刻。她的身上,似乎很早就去除了一种“非黑即白”的拧巴,实现了一种年轻而放松的健康心态。


她甚少会对某项具体事物发表强烈的观点,她也不会利用一些夺人眼球的字眼去吸引注意力,她更像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选项,给人的消费观提供一些建议——接不接受取决于你,但我已经愉悦了我自己。




“过想过的生活就是人生赢家”


在黎贝卡的70万拥趸中,粉丝L大概是懂她的那一类人。“黎贝卡在介绍一种生活理念,而且她本人就是实践者。所以你会在她的文字和图片中读出一个年轻女性追求时尚、自我的路径。” L说。


L是一个月收入为一万五的28岁都市女白领,有着理性的消费观:“我不会花十万买爱马仕的包包,但会花一万买巴宝莉的风衣。”

 

在她眼中,黎贝卡的独特价值是她并不谄媚于哪个品牌,也并不会诋毁哪种生活方式——她在倡导一种更优的选择。比如,她会教你如何收纳,教你如何在回南天做好防潮工作,她会教你如何将百元的T恤搭配出最时尚的效果,也会教你如何在健康的前提下减重。

 

黎贝卡也不一味推崇大品牌。做任何事情,她的原则都出奇的相似:我喜欢,并且适合我。她经常推荐百元级别的首饰,并且对手上的一个50欧的复古手镯爱不释手。


“我干嘛给自己设一个槛?”有时出门,她会穿一件几十元的衣服却拿一个很贵的包包。有人会问:“你配得上那个包包吗?”“这就是一个包啊,有什么配不上。”黎贝卡说。

 



“'人生赢家'的前提是自由选择”


出名以后,有很多网红孵化器来找黎贝卡,希望挂她的名字做电商,但是卖的还是他们的东西。黎贝卡拒绝这种形式,或者说,她拒绝做一个傀儡。在她眼中,“人生赢家”的前提是自由选择。

 

“如果我想做产品,一定要有我自己的设计和想法,我要能够把控质量。”黎贝卡说。在她目前的规划中,实现下一步“人生自由”的方式是做一个美的工作室——无关大而美还是小而美,也没有很多限制。

 

“一切都是看机缘”,黎贝卡说,“反正我一直都是讨好自己的。”


本文章转载自公众号:浑水自媒体江湖

今日热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