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贝卡的异想世界
首页>微信热文>异点想法
著名博主黎贝卡前途如何“越走越宽”
2020-08-28
你已选中了添加链接的内容

黎贝卡,时尚博主,前《南方都市报》首席记者。2014年10月24日,创办了自己的时尚公众号“黎贝卡的异想世界”,现在手下有100多名员工,经营着五个微信帐户,两个服饰品牌,一个电商平台和一个新的系列知识付费课程。绘图:Chenxi Li/Jing Daily。


在武汉爆发疫情的头几天,面对未知的前景,全国都处于恐慌之中。当时,黎贝卡收到了一位年轻护士从头到脚都严密裹着防疫装备,准备踏入病房的照片,上面写着:“卡卡(粉丝对黎贝卡的昵称),我正奋战在一线,希望这场无硝烟的战争快快结束!”
黎贝卡说,她看到这张照片以后便止不住自己的泪水。这只是接下来几个月充斥于她微信公众号的众多消息之一,其中还包括许多读者急缺医疗资源的呼声。黎贝卡的时尚公众号“黎贝卡的异想世界”对她不同平台上的2000万名读者来说,不仅仅是一个时尚和生活方面的声音。
七月份,黎贝卡出席法国香水品牌Atelier Cologne活动的照片,图片来源:黎贝卡本人。

对于黎贝卡来说,她想说的话从来都不只是“博客”这么简单。黎贝卡是前《南方都市报》的首席记者,2014年10月24日,创办了自己的第一个时尚公众号,现在手下有100多名员工,经营着五个微信帐户,两个服饰品牌,一个电商平台和一个新的系列知识付费课程。她不断发展的商业模式以及她选择推广的品牌(包括这两周的Bally,Saint Laurent和Qeelin)只为一个受众群体服务:她的粉丝群体。

下面,Jing Daily总结了与黎贝卡的微信采访记录,讨论了疫情如何影响了她的工作和个人生活,她对直播和反消费主义言论的想法,以及她尝试的新挑战:有偿在线讲习班。


对于您的朋友和粉丝们来说,您算是一个私人购物顾问。谁对您的时尚品味影响最大?


我觉得最早(的影响)肯定就是我奶奶。她是裁缝,我小时候她已经没有再做裁缝了,但她一直给我缝衣服,包括我们以前要去演出跳舞的裙子,还有我小时候照片上穿的衣服、小裙子,都是我奶奶缝的。然后也就包括我穿校服,因为我不想穿跟别人一样,她也会跟我一起连夜把那些衣服改跟别人不一样。比如说奶奶跟我妈妈可能用一个很简单的玻璃瓶,也要在家里插一些花。她们都不是做这个行业的,但对我会有一个潜移默化的作用。

您以前是一位记者,为什么现在转行了?


当时没有想那么多,没有说我要变成一个很厉害的博主,或者是我要怎么变现。因为第一批做自媒体公众号的人中,有很多是本来做传媒这个行业的,所以其实那个时候大家是很兴奋的,觉得我找到了另外一个表达的平台。




在最近的一段视频中,她采访了新世界中国地产有限公司的执行总裁黄少媚,图片来源:微博截图。

这次的新冠疫情如何影响了您的私人以及工作生活?


其实对我来说影响比较大的,我可能以前几乎都在出差,然后因为疫情影响,上半年几乎都没怎么出过差了。因为我的主要工作其实还是写,所以对我来说写的部分是初六、初七就已经恢复更新了。当时那么早更新是因为我觉得大家的心情很差,每天看到的新闻都是和疫情相关。我也自己每天看,我每天都失眠,然后每天都觉得心情很沉重,我就觉得我应该写一些内容,让我的读者至少在看的时候短暂的抽离一下。


我们好像是三月底才上班。直到回去上班,我才觉得生活相对恢复了正常。因为我们以前很多差可能是出(国)的,但现在没办法出去,其实品牌有没有在办活动,我自己也不会出去。

我们知道您管理着五个微信帐户,两个品牌,并且最近还在挑战视频制作。您能形容一下您的日常生活吗?


现在感觉又陷入了一个非常非常忙的状态,因为每天的状态就是写稿是一块时间,然后开会是一块时间,还有视频的拍摄。今年疫情后加了一个视频的业务。本来我们之前也计划是今年要做视频,其实去年年底我开始尝试,然后今年因为没有那么多时间在出差,突然多了一些时间,就变成拍视频。


现在主要我的工作内容就是这三块持平,然后还有一些跟公司管理、品牌有内容策划相关。

疫情前后使得您发布的内容发生了什么变化?您对未来制作的内容有什么构想?


我一直其实都觉得我在写生活方式。虽然可能大家给贴了一个时尚博主的标签,但其实我的分享一直都是什么都有的,我以前也有分享职场和家具。我以前是很抗拒视频这块的,包括(团队)让我做很久我都不做,后面觉得可以尝试一下。因为某一种表达方式,你做久了都会有一个瓶颈,包括你表达你的思维,其实你换一个方式,有时候是能打开你的其他的一些关窍的。


我们做视频的团队加上我们其实只有三个人,然后我们几乎每周都有1~2个视频发出来,然后数据也蛮好的。其实我对质量是不满意的,觉得可能技术、剪辑和后期我们都做的没有很专业,因为团队是新的。但说明内容还是最重要的,如果你的选题吸引人,其实还是能够在红海里面找到一块自己的位置的。

您对直播带货有什么感想?


直播肯定是现在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风口和平台,所以所有的人都去做。当然从一开始到现在也有很多人来找我,让我去做直播。我主要是觉得一是我我没有精力,做了视频以后,我觉得我又回到了刚做公众号最累的那段时间。但我做一个事情,一定要全情投入。


我觉得我可以尝试,尤其作为一个媒体人,我什么都可以试试。但是我不会变成主播。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东西,你不可能什么都擅长,你不可能每个风口你都赶得上,所以我自己是觉得我不会放弃写东西,然后专门去做直播的。

现在在网上有越来越多的反消费主义内容,多以博客和视频博客(vlog)形式出现。您觉得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?对您有影响吗?


我最近没有觉得声量比以前变得更大,因为它一直都有。如果说现在会更大,我觉得这可能是跟大的经济环境差有关吗?你觉得呢?还有跟直播带货可能也有关系。


在我这里最近好像没有感觉,因为可能我的读者跟我已经很久了,她们也很知道我不是一个一味鼓吹大家买的人。其实你看我读者的分享就会发现,她们事业家庭都相对是比较独立。一定是因为关注我后,发现我的生活方式或者我选品的眼光也好跟她们是契合的,觉得我帮她做了很多功课,不用走那么多弯路。


黎贝卡说,她的团队将发起系列知识付费课程,涉及美妆、理财、时间管理等女性自我提升领域,图片来源:黎贝卡本人。

您有什么激动人心的新闻或项目要与我们分享吗?


近期我们工作室会推出系列知识付费课程,涉及美妆、理财、时间管理等女性自我提升领域。知识付费领域也是继公众号、内容电商、服饰品牌后,打造“美好的女性生活方式平台”的一个新的尝试。


为什么愿意尝试知识付费领域,其实是有我们的思考在里面的,我们可以看到目前市面上的知识付费课程大多都比较传统,教授过程较沉闷且缺乏新意和互动性,对于学员来说学习起来也比较难以吸收。我们这一次的尝试,是希望能够打破传统知识付费课程的固有形态,打造出一个精致有趣有料的优质课程内容。




作者|姜雅玲

编译|庄妆



今日热文